為了美麗的綠水青山 習近平總書記考察生态文明建設回訪
發布時間:2019-08-26 作者: 來源:新華社
  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
 
  生态文明建設,是關系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本大計;祖國的一山一水、一草一木,時時牽挂在習近平總書記的心頭。
 
  黨的十八大以來,習近平總書記國内考察,生态文明建設是一項重要議程。循着習近平總書記的足迹,新華社記者在各地回訪中看到,山水林田湖草,祖國山川生機盎然,我們賴以生存的家園正變得越來越美。
 
  山:從喧鬧到靜美,一座山的生态之變
 
  58歲的賀玉明又回到了祁連山下熟悉的草場。
 
  “剛搬走的時候,這裡還光秃秃一片。現在草都長到齊腰深了。”看着蔥茏的草場,他感慨道。這片草場地處甘肅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,是賀玉明曾經的家。
 
  8月20日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祁連山北麓的中農發山丹馬場有限責任公司一場,實地了解馬場改革發展和祁連山生态修複保護情況。習近平總書記說,這些年來祁連山生态保護由亂到治,大見成效。來到這裡實地看一看,才能感受到祁連山生态保護的重要性。
 
  祁連山,我國西部的重要生态安全屏障。曾經,開礦、建水電站、旅遊讓祁連山熱鬧非凡,但過度無序開發,也讓這裡脆弱敏感的生态系統負重超載,山體破壞、植被剝離,給祁連山留下了沉重的創傷。
 
  祁連山局部生态破壞問題,牽動着習近平總書記的心,他多次作出重要指示,要求堅決整改。2017年7月,中辦、國辦通報甘肅祁連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生态環境問題,上百人被問責。
 
  2017年11月,眼含着熱淚,賀玉明和鄉親們搬離了生活多年的大山。這兩年,祁連山保護區208戶、701名牧民從核心區遷出;持證礦業權全部退出、恢複治理礦山地質環境;水電站完成分類處置,生态流量得到落實;旅遊項目完成整改和差别化整治。
 
  祁連山終于安靜了。
 
  過去放牧,而今守護。賀玉明成了一名生态管護員,重新回到大山。
 
  “祁連山是我們的‘母親山’,我們一定會把這裡守護好,為子孫留下青山綠水。”他說。
 
  【回響】
 
  近年來,從喧鬧回歸甯靜的,不隻是祁連山。
 
  甯夏打響“賀蘭山生态保衛戰”,徹底關停保護區内所有煤礦、非煤礦山、洗煤儲煤廠等。原先的煤礦渣堆已被削成緩坡,猶如梯田一般。去年播下的草籽,已長出了片片綠意。
 
  在陝西,秦嶺北麓成群的違建别墅早已不見蹤迹,保護區裡的小水電站也在逐步退出。秦嶺将綠水青山還給當地群衆,還給這裡的生靈。
 
  水:從大開發到大保護,長江母親河重典治沉疴
 
  立秋已過,長江湖南嶽陽段的華龍濕地,江碧草青,氣象開闊,吸引了許多遊客來此觀光。
 
  很難想象,就在兩年多前,這裡還是一處塵土飛揚、難見綠草的砂石碼頭。居住在附近的群衆,常年被灰塵、噪音包圍。
 
  彼時,從巴山蜀水到江南水鄉,污水入河入江、碼頭砂石堆積、化工企業圍江,長江水質持續惡化、生态功能退化,生态系統敲響警鐘。習近平總書記痛心地形容她:“病了,病得不輕了”。
 
  2018年4月,習近平總書記再次考察長江。“總書記問得很細,他很關心老百姓有沒有享受到生态變化帶來的實惠。”長江水利委員會水文中遊局嶽陽分局局長陳建湘回憶說。
 
  考察中,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絕不容許長江生态環境在我們這一代人手上繼續惡化下去,一定要給子孫後代留下一條清潔美麗的萬裡長江!
 
  為保護一江碧水,僅僅湖南一省去年就在兩個月内集中拆除了沿江小散碼頭泊位42個,關停渡口13道,退還長江岸線7.24公裡。曾經擾民的碼頭變成了“惠民”的濕地公園。
 
  “這兩年多來,《嶽陽樓記》中的壯闊美景正在重現!”陳建湘感慨說,江水越來越清,有時還能看到江豚可愛的身影。
 
  近年來,湖南自上而下發動省、市、縣、鄉、村五級幹部打“洞庭湖生态環境保衛戰”。
 
  【回響】
 
  長江好不好,是習近平總書記心頭始終牽念的一件大事兒。2016年1月、2018年4月兩次召開的座談會,議題都繞不開生态優先、綠色發展。
 
  一泓清水,是生命之源,也是生态之源。
 
  如今,共抓大保護,不搞大開發,已經成為長江經濟帶沿線省市的共識。
 
  林:從護綠到增綠,“中國綠”赢得世界贊譽
 
  8月,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中南部的馬鞍山林場鋪滿綠色,油松挺拔,白桦亭亭,一派生機盎然。在林間空地上,林場工人們正忙得火熱,提着割灌機清除雜草,并監測病蟲害防治效果。
 
  今年7月15日,習近平總書記頂着烈日,沿着崎岖的護林小道,來到這裡。他走進林區,察看林木長勢,同正在勞作的護林員們交流,了解他們的工作、生活、家庭情況。
 
  回憶起習近平總書記深入林場與大家交流的場景,喀喇沁旗林草局局長趙連奎記憶猶新:“我們告訴總書記,現在生态好了,在上山巡護的時候,時常碰到狍子、野兔、山雞、野豬等野生動物,來旅遊的人也多了,山野菜不愁賣了,山貨也特别多,老百姓切切實實得到了好處,更加深刻地認識到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”
 
  馬鞍山林場隻是赤峰市生态文明建設的一個小小縮影。地處蒙冀遼三省區交界處的赤峰市,森林面積由新中國成立初期的682萬畝增加到4540萬畝,森林覆蓋率由5.2%提高到35.7%,實現了由“沙進人退”向“綠進沙退”的曆史性轉變,成為祖國北疆一顆璀璨的綠色明珠。
 
  【回響】
 
  綠色,是生命的底色。
 
  2017年,河北塞罕壩林場建設者榮獲聯合國環保最高榮譽——“地球衛士獎”。習近平總書記稱其為“推進生态文明建設的一個生動範例”。
 
  三北工程、天然林保護工程、退耕還林工程……幾十年來,中華大地的綠色版圖不斷擴大,成為全世界的綠色奇迹。
 
  我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林貢獻國。全球從2000年到2017年新增的綠化面積中,約四分之一來自中國,貢獻比例居首。在全球森林資源持續減少的背景下,中國成為全球森林資源增長最多的國家。
 
  田:從求量到求質,大國農業向綠色生态轉型
 
  初秋的黑龍江建三江,風吹稻菽千重浪。七星農場一望無際的稻田裡,用水稻“種”出的“中國糧食 中國飯碗”8個大字,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。
 
  作為農場工人代表,張景會清晰地記得,去年首個中國農民豐收節剛過,習近平總書記就來到七星農場考察的場景。
 
  “習近平總書記強調,要加快綠色農業發展,堅持用養結合、綜合施策,确保黑土地不減少、不退化。”習近平總書記的話令張景會牢記在心。
 
  張景會是七星農場的種糧大戶,種植的水稻有352畝。今年,他家采取了稭稈還田、測土配方、側深施肥等技術,每畝地減少氮肥用量2.3公斤。他家的這塊稻田還被确定為七星現代農業示範區高标準示範點之一!
 
  “以前種圓粒水稻,收完之後就賣給國家糧庫。現在不同了,我們瞄着市場需求,大力發展綠色有機農業。”張景會說,去年他種的200畝綠色水稻,加工成大米後,銷往山東,每斤賣到了8元多。
 
  在發展綠色農業、促進農業可持續發展方面,七星農場還重點推廣應用水稻側深施肥插秧機、稭稈還田機等機械設備,并通過測土配方減少肥料投入。
 
  張景會說,側深施肥提高了肥料利用效率,還避免了過去常規施肥造成的肥料蒸發,減輕了對水源、土地等的污染,達到控肥增效、綠色種植的效果。
 
  【回響】
 
  我國是農業大國。農業的綠色轉型,關系食品安全,關系長遠發展。
 
  早在2013年,習近平總書記在山東考察時就針對“三農”工作提出,深入推進農業發展方式轉變。
 
  今年全國兩會上,在河南代表團參加審議時,習近平總書記又提出,加大農業面源污染治理力度,開展農業節肥節藥行動。
 
  農業的綠色轉型紮實推進,我國已提前三年實現化肥農藥零增長。到2020年,全國主要農作物化肥農藥使用量要實現負增長。
 
  湖:從圍湖到愛湖,湖泊保護進入新時代
 
  “蒼洱毓秀”——李德昌把蒼山洱海間的萬種風情寫在了自家小院的外牆上。
 
  他的小院坐落在洱海之濱,位于雲南大理白族自治州大理市灣橋鎮古生村。2015年初,習近平總書記走進這個小院,和鄉親們在院子裡拉起了家常。習近平總書記叮囑說:“一定要把洱海保護好”。
 
  “習近平總書記在洱海邊說,‘立此存照,過幾年再來,希望水更幹淨清澈。’我們一定不能辜負總書記的期望。”李德昌心裡一直牢記總書記的囑托。從那以後,他每天都會到洱海邊走一走,觀察洱海水質的變化。
 
  洱海,是雲南省第二大淡水湖。上世紀八十年代起,流域内人口不斷增長、旅遊業飛速發展,洱海流域污染負荷快速增加。洱海經曆了從貧營養湖泊向中營養湖泊再到富營養湖泊的演變,出現了藍藻大面積聚集和暴發。
 
  “隻要有時間,我就過來幫忙,打掃灘地上的生活垃圾,打撈近岸的死亡水生植物和水藻。”李德昌說,隻要洱海水質好了,自己辛苦一點也值得。
 
  為留住“蒼山不墨千秋畫,洱海無弦萬古琴”的自然美景,大理州開啟洱海保護治理搶救模式。截至2018年底,洱海流域城鄉生活污水實現全收集、全處理;完成環湖1806戶生态搬遷,并同步建設5800多畝環湖生态濕地和緩沖帶;在洱海流域範圍内禁種大蒜10萬畝,大幅減少化肥使用。
 
  如今,李德昌的心情越來越好——洱海水質好多了,站在岸邊都能看到湖底,被視為“水質風向标”的海菜花也多起來。2018年洱海全湖水質7個月保持Ⅱ類水,為2015年以來水質最好的年份。
 
  【回響】
 
  人類自古逐水而居。湖泊,一直在人們生産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。
 
  長期以來,一些地方圍墾湖泊、侵占水域、超标排污、違法養殖、非法采砂,造成湖泊面積萎縮、水域空間減少、水質惡化、生物栖息地破壞等問題突出,湖泊功能嚴重退化。
 
  2018年,在東北三省考察時,習近平總書記乘船察看查幹湖南湖生态保護情況,又沿棧道步行察看水體狀況和動植物生存環境。
 
  今年全國兩會上,他在參加内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指出,要抓好内蒙古呼倫湖、烏梁素海、岱海的生态綜合治理,對症下藥,切實抓好落實。
 
  近年内蒙古全力抓好一湖兩海的生态環境治理,目前水質指标總體向好,野生動植物種類穩步增加,生态環境逐步改善,成為候鳥天堂。
 
  草:從牧民到市民,打出生态民生“雙赢牌”
 
  從牧民變成了市民,65歲的更尕南傑對草原的感情依舊刻在骨子裡。
 
  15年前,牧民更尕南傑住在海拔近5000米的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唐古拉山鎮措裡瑪村。為響應國家退牧還草、生态移民的号召,128戶407名牧民群衆從400多公裡之外搬遷至格爾木市南郊。
 
  新村取名長江源村,寓意“來自長江源頭和飲水思源、不忘黨的恩情”。2016年8月22日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這個海拔近3000米的移民村莊。
 
  想起當時情景,更尕南傑難掩激動之情:“我和村裡的藏族村民穿上了過節才會穿的藏服,捧着哈達,期待着總書記出現在村委會門口。”
 
  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保護三江源是黨中央确定的大政策,生态移民是落實這項政策的重要措施,一定要組織實施好。
 
  “現在全村多戶都任命有草原管護員,定期去山上的草場巡視。過去一年來,村裡還重點實施了電網改造、天然氣入戶等基礎設施項目,鄉親們的日子越過越好。”更尕南傑說。
 
  在寄托了當地10萬生态移民“鄉愁”的背後,三江源生态環境正在向好發展。與2004年相比,三大江河源頭年均向下遊多輸出58億立方米的優質水,草原産草量提高30%,藏野驢、雪豹等瀕危動物種群數量恢複性增長。
 
  【回響】
 
  草木植成,國之富也。
 
  在2017年7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會議上,習近平總書記在談及建立國家公園體制時說,堅持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。
 
  從山水林田湖,到山水林田湖草,雖然隻增加了一個“草”字,卻把我國最大的陸地生态系統納入生命共同體中,體現了習近平總書記深刻的大生态觀。
 
  如今,在黨中央的重視推動下,我國草原生态系統保護與修複成效顯著,草原涵養水源、保持土壤、防風固沙等生态功能得到恢複和增強,局部地區生态環境明顯改善,草原生态環境持續惡化勢頭得到初步遏制。茵茵草原正成為廣大牧民群衆脫貧緻富奔小康的重要依托。